当前位置: 首页 > 焦点 > 正文

网络中国节·清明 | 跨越3000里 寻访烈士丁香背后的信仰故事

2021年04月04日   稿源:南京日报

89年前,年仅22岁的白丁香烈士为了革命事业牺牲在南京雨花台,为了纪念她,丈夫乐于泓和后来的妻子时钟曼给第一个女儿取名乐丁香。1992年,乐于泓去世,骨灰撒在雨花台烈士陵园的丁香树下。清明前夕,记者前往1500公里外的沈阳,采访时钟曼和乐丁香,记录下这段跨越半个多世纪的爱情和信仰的传奇。

记者在沈阳与时钟曼老人(右二)、乐丁香(左三)合影。

记者在沈阳与时钟曼老人(右二)、乐丁香(左三)合影。

丁香烈士22岁牺牲于雨花台

在雨花台烈士纪念馆内,上板展陈生前事迹的烈士共有179位,在他们当中有16位是女烈士,丁香就是其中一员。

丁香出生于1910年,在苏州东吴大学上学期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结识了进步青年乐于泓。1932年,丁香与乐于泓在上海结为夫妻。婚后5个月,她被党组织派往北平(今北京)参加秘密会议,此时她已经怀有身孕。因叛徒出卖,丁香不幸被捕。当年12月,丁香牺牲于雨花台,年仅22岁,还带着腹中不到3个月的孩子。1992年,乐于泓去世,骨灰撒在雨花台烈士陵园的丁香树下。

如今,在雨花台烈士陵园里,有专门纪念丁香烈士的“丁香园”。

丁香烈士照片。

丁香烈士照片。

日记中记录对丁香的思念

丁香牺牲后,乐于泓痛不欲生,为爱人写了很多诗句。在他的日记中,记录着他对丁香刻骨铭心的思念。他立下了“鞠躬尽瘁,偿汝遗愿”的誓言,踏上丁香未走完的革命之路。

1950年,乐于泓随军途中结识了女青年时钟曼,当时她在从事通讯报道工作。乐于泓与时钟曼第一次见面时,好奇地问她:“怎么派你来呢?”

时钟曼说:“科里其他同志都去前线采访了,我现在是唯一的大知识分子了!”乐于泓听了一愣:“大知识分子?多大?”

“我是高中生!”时钟曼回答道。

“高中生、大知识分子。好好好!”乐于泓笑着说。

就这样,时钟曼与乐于泓相识了。不久,两人相爱,结为夫妻。 

生下女儿取名乐丁香

婚后,乐于泓与时钟曼商量,如果生下来是个女儿,是否可以取名“乐丁香”? 时钟曼理解他对丁香的这份感情,欣然同意。

“我妈说太不像话,哪有这么叫的?”时钟曼告诉记者,“但最后还是没有拗过我。我知道,阿乐给孩子取这个名字,是为了怀念他与丁香的感情,那可是他们在艰苦岁月里打出来的感情!”

乐丁香告诉记者:“小时候我模模糊糊反正就挺自豪的。虽然烈士对我来讲不知道什么具体的概念,但是丁香这名字有意思了。我的名字是烈士的名字,我感到特别自豪。”

记者注意到,在时钟曼老人家中的书架上,摆放着一盘清水泡的雨花石。“每年清明时节,丁香花开,我都会为雨花石加上清水,以此来怀念阿乐和丁香烈士。”时钟曼告诉记者。

【责任编辑:缪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