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独家探访 > 正文

打好防控持久战,江苏2万多城乡社区有序复苏

2020-04-14 17:22   稿源:交汇点

交汇点讯  4月11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提出,推进防控常态化是当前社区工作首要任务。江苏有2万多个城乡社区,生活要复苏,社区要防控,如何走好基层防控平衡木,还有不少难点堵点要破解。江苏正在调整新形势下的战“疫”措施,为赢得疫情防控持久战的最终胜利探索新战略。

助老送餐小哥,变身防疫“小助理”

人手不足、无法轮休等问题,是防控转入常态化后,城乡社区面临的紧迫问题。记者采访发现,不少地方通过吸纳社会组织专业社工力量加入防疫阵营,社区防疫多了一批“小助理”。

今年25岁的社工张子豪连续三年驻点在南京溧水区洪蓝街道三里亭社区,他负责运营悦心居家养老服务中心。这是一个涉农社区,有1700多户居民,其中1100多人是老人。

今年大年初一,看到疫情防控形势严峻,张子豪在家坐不住了,他主动回到社区,带着一个大喇叭,和社区工作人员一起走村入户,一边摸排情况,一边宣传防疫知识。

“我们既不是医护人员,也不是警察,能做的不多,但做一名排查员、宣传员和服务员,还是可以的。社区现在最缺的就是人手,刚开始单枪匹马,后来志愿者也加入进来。”张子豪说,疫情期间,社区养老助餐点和活动中心都没有开放,但他觉得自己应该加入到战“疫”中。摸排结束后,张子豪又主动请缨,到村口劝返点值班。

张子豪进驻三里亭社区后,就决心把“爱心助餐”计划扩展成“全村助餐”项目,这也是溧水区第一家真正意义上的全村助餐点,为偏远地区的老人提供了极大的方便,也为他这次村庄战“疫”提供了群众基础。

这两年,张子豪着实吃了不少苦头,骑着三轮车,风雨无阻给农村老人送餐,被老人们亲切地叫做“送餐小哥”。疫情防控转入常态化后,张子豪还是觉得自己不能闲着。“要做的事更多了。”张子豪和社工们最近都在为孤寡老人和失能失智老人提供上门服务,打扫、代购、送药……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当好社区的帮手。

“但行好事,莫问前程。”战“疫”的几十个日日夜夜,让张子豪十分感慨,他更加觉得基层社会组织和社工是政府公共服务不可以或缺的一分子,他也期盼能早日蹬着三轮,飞驰在送餐的乡间小路上。

快递家政进小区,生活全面复苏

自从国家明确提出,完善物流快递业相关防控措施,允许快递人员进入社区(村)配送后,江苏各地开始着手为快递员“解禁”。

4月12日,徽特派快递小哥唐佳林熟门熟路地来到一位老客户楼下,给客户打了个电话:“您订购的冷冻食品到了,我在单元门口。”他明显感到客户语气有些惊讶:“你能进小区啦!”

对专门负责派送生鲜的唐佳林来说,“解禁”意义很大:“生鲜讲究时效,送到家门口,客户收到后立即放冰箱。送到小区门口,摆一阵子就解冻了。”快递能否到家,直接影响订单量,现在客户订生鲜的顾虑少了,也意味着生鲜订单将节节攀升。

京东快递南京梦都大街站点站长佘小磊告诉记者,目前已有约80%的小区允许快递进入。他坦言:“很多顾客买的是大米、油等较重的生活物品,特别是老年人,非常希望包裹到家。”另外,对快递小哥来说,有相当一部分收入来自揽件量,不能进小区就揽不到件。这种状况终于得到缓解,相信快递员的收入能迅速恢复到常态。

小区有序开放,也让家政从业者们感到高兴。4月11日是周六,上午8点,家政保洁员陆敏来到位于南京市建邺区的一位客户家,进行为时4个小时的日常保洁。这次进入小区,她感到意外顺利,在出示证件、测量体温后,保安直接让进。而前两周还需要跟业主打电话核实或由业主亲自接。

陆敏3月初从安徽老家回到南京复工:“我们家政工拿的是时薪,不工作就没收入。南京的房子还租在那里,不去住也要付房租。”回到南京后,她先居家隔离,随后按照公司要求检测了核酸。凭借绿码和核酸检测,她才正式上岗。但由于小区封闭、客户有顾虑等种种原因,陆敏的订单量仅有疫情前的一半。进小区的宽松政策让她看到希望:“也许,订单很快就会多起来!”

南京市银城物业聚福园小区西园的负责人乔凌告诉记者,在接到通知后,物业立即调整了门禁管理:快递、外卖、家政等登记好身份信息、苏康码、轨迹码后,即可进入。业主对这一调整非常支持,认为既保障了安全、也便利了生活。

“我们物业的职责是,把好门、量好体温。只要政府没说要放松,我们就一直坚持。”乔凌说,除了行人外,物业还着重做好小区车辆的管控,将防控形成完整的闭环。

公共服务外包,为社区减负增能

社区防控常态化,意味着这是一场持久战,如何激发基层社会工作者的战斗力?南京凤凰熙岸社区通过“政府购买、组织运行”的模式引进惠仁社会工作服务中心。该社区原先有专职社工6人,但要服务居民9000多人、商户500多家。战线长、事情多、人手少是长期困扰社区的难题。这次战“疫”,惠仁的3名专职社工充当了“急先锋”。

“95后”社工袁宣老家在睢宁,大年初二坐车近5个小时返宁工作。她租住在江宁区,每天赶第一班地铁上班,坐最晚一班地铁回家。袁宣说:“虽然社区告知,不在南京的可视情况而定,但大家都回来抗疫,作为社区最年轻的兵,我怎能独自休假!”

上个月,社区有一名从国外回来的学生,当时政策可以居家隔离。为了做好邻里沟通和该户居家隔离措施,社工们运用了多种社会工作方法,最终得到多方良好配合。隔离解除后,这户家庭还向社工赠送锦旗致谢。

经过两个月的奋战,社区防疫形势趋于稳定,社工们又开始协助辖区内500多户商家和门店复工复产。“作为鼓楼区第一家承接政府公共服务外包项目的组织,我们摸索出了一套制式化的服务方法。”惠仁驻点负责人张翼呼吁,政府能持续购买社会组织服务,让社区从行政事务中解脱出来,更好地专注于居民自治。

江苏省民政厅基层政权和社区治理处处长孙斌表示,全省2万多个城乡社区将通过区分低中高风险地区和未出现病例、发现病例或者暴发疫情、传播病例三类社区,精准提出社区防控、社区服务、居民参与的具体策略。同时,省级层面将推动建立社区应急管理体系,明确针对重大公共事件的社区应急管理策略,为常态化战“疫”提供制度支撑。

交汇点记者 唐悦 刘霞

【责任编辑:张力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