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独家探访 > 正文

最美声音 | 是谁被关在“小黑屋”,还自称“我面壁我自豪”? 原来是Ta......

2019-08-26 17:02   稿源:南京人民广播电台

声音可大气、可温婉、可娇媚

死忠粉众多

号称新闻台“小黑屋1号面壁者”

她是谁?

微信图片_20190826152044

最美声音,美在哪儿?

 

(作家余华的《十九年前的一次高考》) 

微信图片_20190826152051

微信图片_20190826152054

Q:成为主持人多久了?现在依然享受坐在话筒前的每一刻吗?

A:“如果从进台实习开始算起的话,到今年6月份,刚好18年。(嗨,我居然这么老了,那年出生的孩子刚参加完高考。)作为一名资深老阿姨,我就跟大家絮叨絮叨,我这18年。

这18年,我一直待在新闻广播,主持时段,从清晨到深夜都有涉及。播过早新闻、做过访谈节目、上过两会、做过移动直播……也不单单只是干主持人的活儿,编辑、记者的活儿都做,实际上,我们电台的主持人大多会被训练成多面手,谁让我们人手少呢……

微信图片_20190826152057

(2017年香港回归20周年前夕,宋宇作为南京媒体的代表赴港采访,回宁后,制作7集专题《宋宇看香港》,于当年七一前播出。(2排右4))

至于是不是依然享受坐在话筒前的每一刻,我觉得我在话筒前的状态应该不是享受,而是珍惜。毕竟,当年我差一点就离开这一行了。

刚入行不久,我被调去播早新闻,我自己觉得播的挺不错的,可偏偏几乎天天挨骂。那会儿,新闻台的总监王培老师,南京播音界的资深前辈,天天把我提溜进办公室,指出我今天在节目中犯了什么错儿,读错了什么字音,重音、节奏哪儿不对,断句会给听众造成什么误会……

那些天,同事们都能看到,我一下节目就抱着当天播过的稿子进了王老师办公室,个把小时后再眼泪汪汪的出来。一度,我真不想干了,要知道,在学校,我专业一直数一数二的,怎么到了这儿就这也不是,那也不是呢?干什么这么折磨我。

好在,那会儿不服输的劲头占了上风,虽然动过不干的念头,终究没付诸行动。大概过了将近小半个月,王老师终于告诉我,不用再去她的办公室报道了。那时候的想法是:哇……天哪,我赢了,我终于熬过去了。

数年后再回想这段时,我才发现一位前辈的良苦用心。她不仅提高了我的专业水平,而且刚进台时,我有种小傲娇、小狂妄、小浮躁,而这些毛病,在新闻界是待不长久的。王老师知道我有种不服输的劲头,她那么做,也是想让我沉下心来,认真对待这份职业。

在现在这个新媒体风起云涌、无论是视觉阅读还是听觉阅读都愈发碎片化的时代,深度阅读、深度讲述以及深度思考,特别珍贵。我们都走得太快了,我们被表面的浮华迷花了眼,醉心于娱乐现象和眼球经济,我们在哈哈哈之后,愈发缺乏透过现象看本质的能力。所以,现在我想要做的就是(套用一个句式):做浮躁世界里的一股清流。哈哈哈哈,可能我很多时候也挺浊的,尽可能吧。”

Q:用一个词来形容你的目前的工作状态?

A:“小黑屋1号面壁者”。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们的听友可能不明白。小黑屋是我们新闻广播的同事们对音频制作间昵称。给你们看张图。

微信图片_20190826152101

我们新闻广播的制作间,位于一条没有自然光进入的走廊北侧,共ABCD4间,房间是狭长形,三面是墙,剩下一面,就是你们看到的入口。

我们新闻台的大部分专题节目都需要前后期制作,半小时的节目,从前期的组稿编辑、到后期的录制、制作以及新媒体再创作,一般都需要数个小时。比如,《报刊选读》的前后期制作时间,通常需要4——5个小时。也正因为如此,工作日的小黑屋通常都是满负荷运转。

右手第一间,亮灯的那间,就是我常待的那间。官方名称是 制作间10A,我就当仁不让的自称:“小黑屋1号面壁者”。剩下的几位小黑屋常驻居民分别是:“小黑屋2号面壁者”——《时事热评》的江枫;“小黑屋3号面壁者”——《听见》责编 陈曦;“小黑屋4号面壁者”——《新闻纵览》的刘溢。

和其他频率的主持人、编辑相比,新闻频率的同仁可能不够活泼,但我们都有一颗沉下来做事的心。”

Q:说说你和听众的关系吧,有没有让你印象深刻的听众或听众故事?

A:“我觉得我的粉丝们特别可爱。首先,她们经常不吝赞美。

《报刊选读》除了前期选题和编辑比较费时外,后期制作也会花一些心思,除了BGM、采访录音、电影电视原声的有机运用之外,在可能的情况下,会尽量选择一首贴合节目主题的结尾歌、片尾曲。

听到一些不错的安排,他们就会“彩虹屁无限量放送”。比如说,他们会在我们的新媒体平台上留言:“片尾曲绝了”、“我们是专门来听片尾曲的”、“我居然跟着一个新闻节目听歌”、“节目组太用心了”、“我要吹爆这个节目组”……

微信图片_20190826152104

当然,他们也是最严格的纠错员。有时,我念错字音,或者节目文稿有不严谨的地方,他们都会第一时间指出来。甚至有部分粉丝还会帮我找补。说:“这不是宋宇姐姐的错,都是编辑干的”,他们不知道,这编辑就是我。当然,我会通常会第一时间承认错误,毕竟一个新闻工作者需要有严谨的态度,错了就是错了。知错要改,才是正确的应对态度。

我特别感谢这些可爱的粉丝们,尤其是在他们夸我们这个“节目组”的时候,他们觉得我们这个节目,是一个团队通力合作的结果,这种赞扬,让我有一种小小的满足感。

Q:朋友最常用来形容你的词是什么?主播宋宇私下里完全是另一副面孔吗?

A:“以前可能是闹腾,现在,现在应该是“死宅”吧,哈哈哈哈哈哈哈。

也许是成熟了,也许是老了。我还蛮享受一个人独处的时光的。可以看书,可以刷剧,可以做点自己喜欢的吃食,还能做做小手工。不是说 “给我空调和WIFI,我就拥有了整个世界。哈哈哈哈哈哈。”

微信图片_20190826152108

微信图片_20190826152110

微信图片_20190826152112

微信图片_20190826152115

微信图片_20190826152117

新闻台“小黑屋1号面壁者”

手做业余爱好者宋宇的成果图

Q:和听众分享一句你喜欢的话。

A:“认真做事,低调为人。谢谢大家。”

微信图片_20190826152120

【责任编辑:张力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