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独家探访 > 正文

探访“渡江第一船”(四):人民的选择

2019-04-19 14:47   稿源:南京新闻综合广播

微信图片_20190419140318_副本

(记者 陆宇其 赵雪子)在探访“渡江第一船”采访行动中,我们记者分别探访了当年出现在安徽繁昌、无锡江阴以及我们南京的“京电”号等三艘“渡江第一船”, 这穿越70年时光的探访,并不是要弄清到底谁是真正的“渡江第一船”,这既不可能,也没有必要。探访是对历史的追忆,是重温,在每艘“渡江第一船”的背后,都有一段感人至深、激荡人心的故事;都有一群舍生忘死、可歌可泣的英雄;都有一种奋勇争先、胸怀天下的英雄气概和伟大精神。对“渡江第一船”的探访,让我们更加相信,渡江战役的胜利,反映了人民的选择和人心的向背。

微信图片_20190422162353_副本

南京渡江胜利纪念馆

就在渡江战役打响之前,社会上一时舆论四起,认为共产党在外力的干扰下,不得不止戈长江北岸,中国将再次陷入南北分裂的局面。

国防大学政治学院教授何怀远少将介绍,此时,美国“动起了脑筋”,试图说服共产党与国民党和平共处,划江而治。

“这个时候,在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的策划下,想在道义上争取主动,就跟我们要和谈,看看能不能以和平的方式,共产党在长江以北,国民党在长江以南。”

但在共产党人的字典里,绝没有“半途而废”这个词,中国人民也绝不会让同胞骨肉分离隔江南北相望。

微信图片_20190422162356_副本

南京渡江胜利纪念馆中的雕塑

“向南进军,向南进军,我们胜利向南进军。毛主席和朱总司令命令我们打过长江去,去解放江南的父母兄弟……”

伴随着渡江第一船抵达长江南岸的,除了英勇无畏的70万解放军战士,还有解放全中国的决心和希望。何怀远少将说,正是有了人民群众的全力支持,渡江战役取得了辉煌的胜利。

“332万民工,帮我们运武器弹药军粮修路开渠,在准备的过程中还有7万7千人参军,这个时候,人心完全在共产党这边。”

微信图片_20190422162025

江阴“渡江第一船”

江阴船工王小弟儿子王祥云回忆,父亲当年驾驶“渡江第一船运送解放军过江的时候,竟然是带着家人一起上船的。

“第一次我跟我姐姐、跟我母亲、跟我父亲是一起过来的。我母亲讲,到了长江当中的时候,又打枪了。我是抱在我母亲怀里的,我姐姐就在她旁边。就在我母亲旁边那个枪打过来,到我姐姐的身体那里大概有有一拳这么远。我父亲当时是中队长,他后面有一条船,我同学的叔叔叫陈小宝,那个子弹打过去,正好打在他脑袋上,牺牲了。”

微信图片_20190419140247

中国国家历史博物馆中陈列的渡江先锋船

带着家人冒着枪林弹雨,全力支持人民军队,在安徽繁昌的“渡江第一船”上也同样如此,船工张孝华和儿子一起运送解放军进攻繁昌,其间儿子张友香中弹负伤,他都来不及过问,仍是全神贯注地掌舵行船。军民如此团结一心,是因为人民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即使在国统区,人民也心向共产党,心向解放军。南京的“渡江第一船”“京电号”,原是南京下关电厂运煤的船只,工人们听到解放军急需船只过江,冒着危险将船开到长江北岸交给解放军。 国防大学政治学院军政系军事历史教研室讲师蔡宏俊:

“南京的老百姓做了大量的护厂护校的工作,自来水也没有停,电话也没有停,电也没有停,整个状况非常平顺。老百姓心态也很平和。第二天南京的秩序就已经恢复了,很多民众就已经在街头瞻仰解放军的雄姿了。” 

微信图片_20190422162349_副本

渡江胜利纪念馆中的“京电号”船

长江,这条在中国历史上曾阻拦了曹操和苻坚的天堑,抵挡不住英勇的人民解放军。滔滔江水上、隆隆火炮中,人民解放军的战略追击拉开了序幕:解放南京、解放上海、解放杭州、解放南昌……国防大学政治学院军政系军事历史教研室讲师蔡宏俊:

“渡江战役是一个标志性的事情,它确实反映了一个状况,中国人民解放军摧枯拉朽地解放全中国的状况。从人心上来讲,也使得大家有一个认识,这个认识就是,确实毛泽东领导的新中国,即将取代旧中国。”

何怀远少将:“粟裕在战前动员的时候说过非常动情的话,渡江战役是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一次大进军,等于最后挖取敌人的心脏,对完成中国革命有决定性的意义。”

【编后语】

钟山风雨起苍黄,百万雄师过大江。虎踞龙盘今胜昔,天翻地覆慨而慷。对历史的每一次回望,都是为了新的出发——70年后的今天,我们探访“渡江第一船”,重温红色记忆,传承革命精神,将激励我们永远保持和发扬革命战争年代那种将革命进行到底的彻底革命精神,上下同心、攻坚克难,坚决打赢推动高质量发展决胜全面小康这场新时代的“渡江战役”,以优异成绩向新中国成立 70 周年献礼。

【责任编辑:张力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