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独家探访 > 正文

探访“渡江第一船”(一):繁昌父子船

2019-04-19 15:46   稿源:南京新闻综合广播

微信图片_20190419140318_副本

(记者 原玲 许明乐)首先要给大家介绍的“渡江第一船”,是渡江战役攻克安徽繁昌战斗中一对父子驾驶的船。

“人民解放军发起渡江战役时,以木帆船为主要航渡工具,当时共筹集木船9400余支,动员万余名船工参战。安徽巢县钓鱼乡老船工张孝华张友香父子驾驶的巢县港1065号木帆船,载着26名勇士,向长江南岸疾驰。”

北京,中国国家历史博物馆复兴馆展厅的一角,一艘小木船静静地躺在那里供游人参观,一段简短的讲解词告诉大家,1949年4月20日夜晚,渡江战役中从安徽无为强渡长江攻克繁昌的战斗打响,这条不起眼的木船奋勇争先,为后续部队胜利渡江开辟了道路,被命名为渡江先锋船。

微信图片_20190419140247

中国国家历史博物馆中陈列的渡江先锋船

视线转向这条船的登陆点,现安徽省芜湖市繁昌县板子矶。板子矶位于繁昌县荻港镇往南约一千多米,素有“吴楚关锁”之称,为“长江二十四矶之首”,因其地势险要,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矶上竖立着一块约五米多高的白色石碑,金色的大字写着“百万雄师渡江第一船登陆点”。这里就是张孝华父子驾船的登陆点。

微信图片_20190419140313_副本

微信图片_20190419140257_副本

记者原玲、许明乐与繁昌县原党史办主任伍先华在登陆点合影 

那么当年,这条船究竟经历了什么?为了找到答案,我们进行了寻访。

在寻访中,我们找到了一位参加过渡江战役的老战士、今年86岁高龄的王德清。

微信图片_20190419140302

记者采访王德清

时间回到1949年,当时16岁的王德清因为有些文化,被任命为支前渡江大军儿童团团长,驻地在位于江北的安徽无为县.3月份的一天,无为县来了一支大部队,领头的首长每天带着几个人,骑着高头大马,由王德清领路,去江边巡察地形。

“他从巢湖一直住到我们这里,一百多华里都是他的部队。他有20多万人,就12匹马,每天都要走我们这里,到敌人渡江前线,骑到我们这地方来。他到这里,我们到带他到敌人最前线地方,我们带他一起,我在前头带着(路)。离江边20华里他就下来了,伪装农民。把马放了,用大牯牛。背一个犁,扛着大锹。”

后来王德清才知道,这位首长就是渡江战役中赫赫有名的军长 聂凤智。 4月20日,国民党政府最后拒绝签署国内和平协定,王德清记得,当天下午,天气很好,他只穿着两件单衣裳。下午3点钟,部队通知每个人提前吃饭,晚上有军事行动,但并没有告诉大家具体是什么行动。下午吃完饭,部队就分散到江边的四个渡口集结,王德清带路的部队来到了泥汊渡口。

“一直到江边上,晚上8点全部不动,国民党的飞机在江面上看,放照明弹,在天空里一放,现在怎么这么多船了,好多军队在这里。这时候千帆竞发,万炮齐鸣。”

当夜8时开始,人民解放军的百万雄师万船齐发、乘风破浪,规模空前的渡江战役开始。晚上八点之后,以二十七军第七十九师、第八十师共6个团为第一梯队的突击部队,在夏湖至荻港之间率先开始渡江作战。这些渡江勇士们奋勇向前,斗志昂扬,船员们奋力划船,扬帆前进,冒着枪林弹雨向南岸奋勇驶来。同时解放军万炮齐发,以猛烈的火力超越射击,压制南岸敌人,减少突击队员的伤亡,掩护突击队员们渡江前进。船工们奋力撑篙、划桨,让突击部队尽快抢占南岸滩头阵地,个个争当百万雄师中的“渡江第一船。”

微信图片_20190419140304

记者采访王德清

20日21时许,第二十七军第一梯队经过激烈登陆战斗,率先登陆,一举突破国民党军第八十八军防线,而登陆的第一船就是从泥汊镇渡口出发的张孝华父子驾驶的木船。安徽省无为县原党史办主任 王敏林:

“因为27军最早发起渡江,同时也规定它是第一梯队的班长和领头人,已经基本上他就是。实际上张孝华因为他凭着20多年的水上经验,对于长江的水情和水情特点非常熟悉,同时也包括信息。怀着对旧社会的一腔仇恨,也怀着对建设新中国的一腔渴望,本身这个就有意为渡江立功。”

在激烈的战斗中,张孝华的船舷被打漏,船舱内开始进水,他立即招呼众人用准备好的木屑塞堵,然后,继续驾船奋力前进。其间,张孝华的儿子张友香不幸中弹负伤,他都来不及过问,仍是全神贯注地掌舵行船。渡江战役结束后,张友香张孝华分别荣获一二等功,并都获得了支前模范称号。

微信图片_20190419140252

张孝华父子获得的“渡江有功”奖旗

其实,关于这第一船的认定还有一段曲折的故事。因为在渡江战役开战之时,还有几条比原计划提前出发,在张孝华之前登陆的船。安徽繁昌县原党史办主任 伍先华:

“这个团当时按照命令是规定是8点半开船的。由于他们下达命令的误传,由于激动,235团的302排,一个排的三条船同时开船了,那个排开船了,连也跟着就动了。”

虽然最后顺利抵达对岸,但军令如山,抢跑就意味着违反了军令,理所当然无法得到渡江第一船的荣誉。安徽无为县原党史办主任 王敏林:

“后来27军军长聂凤至就说到了,让他们功过两抵了,也不作为第一船了,就把第一船(荣誉)就给了张孝华。”

1949年4月21日凌晨3:45,解放军二十七军军长聂凤智登上繁昌的江岸,口授一份电文:“我们已胜利踏上江南的土地”,向总前委和党中央报告胜利的喜讯。如今,这份电文也被用红字刻在板子矶正对江北的一块石头上。聂凤智也成为渡江战役第一位渡过长江的军首长。

微信图片_20190419140307

板子矶上刻着聂凤智电文的石头 

当邓小平接到聂凤智军长渡过长江的电报时,立即指示:“命令二十七军拂晓拿下荻港、日内占领繁昌。”当毛泽东主席得到渡江胜利的消息时,亲自动手为新华社撰写电文消息,而消息中提到的第一个江南地名就是“繁昌”。

70年过去了,渡江战役胜利以来,无论是江北的无为县,还是江南的繁昌县,都取得了长足的发展。如今的繁昌县早已名列安徽省“综合十强县”,还先后获得全国文明县城、全国科技进步先进县等称号,而无为县则以电缆业在全国闻名,号称“电缆之乡”,并连续9年跻身"安徽省十强县"行列。而当年张孝华所驾驶的“渡江第一船”,带着历史的荣光,被呈放在中国国家历史博物馆,见证人间正道是沧桑。

感谢繁昌县委宣传部、无为县委宣传部大力支持。

【责任编辑:张力伟】

相关阅读: